村干部5.1%

2017-11-10 03:46

5、“带领群众致富的能力是现在干部最需要加强的能力”,54.4%的被调查者这样认为。其次,有26.7%的群众认为现在干部最需改进的是自身的清正廉洁。这个问题在所有乡镇的统计排位基本一致,只有一个乡镇群众认为清正廉洁是干部最需要加强的。

一、问卷设计及调查情况

2004-2010年,党中央连续出台指导农村工作的“一号”文件,不仅免除了“皇粮国税”,而且惠农强农政策和补贴密度、力度越来越大,“三农”问题被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但是,与此同时,来自农村的信访问题却越来越多。我县农村现状如何、群众的想法和意见到底是什么?带着这些问题,我们到全县10个乡镇进行了问卷调查、走访座谈,并到相关部门查阅资料,调查显示,农业农村出现和存在一些新的问题。

10、“村级成为最不满意的一级管理部门”,有近30%的群众认为村级在处理事务、发放资金上不公平。这主要“上面千根线,下面一针穿”,村级作为最后一级落实部门,与群众打交道最多,直面矛盾最多,所以群众对村级怨言较多。

为全面、真实了解我县农村现状,在查阅相关资料的基础上,我们设计制作了调查问卷,主要涵盖社会综治、基础设施、干部作风、公共服务、村务公开、惠农政策落实等内容。在调查对象选择上,采取分层抽样和随机抽样相结合的方式。从地区分布来看,既有城关、南江等中心城镇,也有童市等中等乡镇和冬塔等单列乡镇。每个乡镇随机发放20份,共发放200份调查问卷,回收195份,回收率97.5%;从性别来看,男性70.8%,女性29.2%,这说明目前我县农村女性的参政意识偏低;从婚姻状况来看,已婚占80%,未婚占12.8%,离异占2.6%,丧偶占4.6%,婚姻关系总体比较牢固;从年龄结构来看,青壮年占多数,其中26-45岁的39.0%,46-59岁的28.7%,16-25岁的12.8%,60岁及以上的19.5%,这既与全国正处于“人口红利”年代吻合,也与全国农民工回家就业、创业的大潮相符;从文化程度来看,中等学历者居多,中专或高中26.7%,初中48.2%,大专及以上5.6%,小学及以下19.5%;从职业来看,农民57.9%,村干部5.1%,个体户14.4%,离退休人员1.0%,教师2.1%,待失业青年5.1%,其他14.4%。

根据调查情况,我们分析综合出当前农村“十最”问题。

二、我县“三农”基本情况和存在的问题

6、“教育培训是目前农村最需要加强的公共服务”,33.8%的被调查者这样认为。其次,有30.8%的群众认为社会养老最需要加强。与前面群众对干部的要求对照来看,可见我县人民群众对实实在在的致富技能培训很期待,同时,不少群众认为自己子女一般只有1-2个,对将来的养老问题相当担忧。同时,从另一个问题的选择来看,60.5%的群众认为我县农村目前最适合的养老方式是以新型农民养老保险为辅助的家庭养老,可见这项惠民政策群众是深得民心的。走访交谈中还有部分年纪较大的群众反映,自己也愿意到乡镇敬老院养老,但由于不符合条件,不能进去。

1、“外出打工是最主要的家庭收入来源”,占45.6%;其次是种田养猪,占31.1%。这既是我县作为“劳务输出大县”和“粮猪生产大县”的真实写照,也说明我县新型工业化道路任重道远,经济发展的内生动力还有待进一步加强。分乡镇来看,大洲等乡镇多以种田养猪作为家庭收入主要来源,冬塔等边界乡镇则多以经商作为家庭收入主要来源。

4、“六合彩、聚众赌博成为最突出的违法犯罪事件”,超过半数(53.3%)的群众如此反映。这与政法委委托统计局调查中心开展的民调结果相一致,群众尤其对聚众赌博特别憎恶。分地域来看,城关镇的群众将六合彩、赌博与偷盗抢劫并列选为首位;南江镇、冬塔乡的群众认为黑恶势力是危害稳定的最大问题,这与省际边界地区综治维稳压力大,容易滋生黑恶势力;同时,外地黑恶势力容易流窜到这些地方作案作恶的特点相吻合。

8、“不全面、不详细是村务公开中最突出的问题”,36.9%的群众选择了这项。“不及时(25.1%)、不真实(22.6%)”分列二、三位;认为“不公开”的为14.4%。由此可见,我县村务公开工作得到了有效推进,但村民对村干部不信任的心理相当普遍。有40%的村民反映,如果剔除换届选举大会的话,村上从未开过村民大会,只开过一、两次占30%,村上的事务、财务根本一点都不知道,对村干部更谈不上信任。同时,有五成以上(51.8%)的村民认为本地民主理财小组设置流于形式,只看帐簿,根本不清楚帐目的具体进出,就连有些民主理财小组成员也如此反映,认为村务公开是“作秀”、“假公开”的群众相当多。而在另一个关于村民自治的问题中,“村民积极性不高是村干部选举中最大的问题”,这代表了41%的群众心声,还有34.9%的群众认为淘汰不合格村干部难是村干部选举中最大的问题。这也反映了目前处在社会阶段转型时期的特征,群众一方面希望有政治权利,另一方面由于受传统思维方式和“无用论”的影响,真正充分发挥了自己政治权利的村民不多,从这个问题的选择中,也说明村民的政治觉悟性逐渐提高,已经意识到过去自身参与太少。

7、“警察在群众中评价最差(36.4%)”,其次是党政干部(29.7%),再次是教师(15.9%)。群众主要反映警察与开赌场的互相通气,只要赌场交纳一定的费用,就可以让赌场在辖区内继续存在,有些警察还通风报信。同时,群众对医疗收费高和教育收费过重意见很大,前者占36.4%,后者占28.2%。从2008年起已经全面实行九年义务教育的“两免一补”,但目前从城区、城镇到农村,中小学的收费仍然较高,小学收费大多150元左右,而初中生每学期缴费多在200元以上(食宿除外),乱收费现象仍然突出。另外,从经管局了解到,今年1-4月份,减负及惠农补贴信访总共32起,涉及教育的有12起。

9、“村民不了解惠农政策是惠农资金发放中的最大问题”,占到62.2%。《致全县农民朋友的一封公开信》目前发放面不到60%,有的滞留在村部,有的只发党员组长、村民代表,农民群众对减免惠农政策根本不知晓。也有21.5%的村民认为补助标准不统一,在调查走访中,有同一个组的两个群众拿出了自己家的直补存折进行对照,同样是三口之家,田、土情况一致,补贴金额却相差50多元,村民意见很大。尽管只有8.7%的群众认为村级克扣惠农资金,但与惠农资金发放有关的信访案件居高不下,据信访局统计,今年1-5月份,共有27起此类信访案件发生,同比上升16%。

2、“子女教育是家庭的最大开支”,30.3%的家庭因有子女在读高中、大学或学前班等选择这项。这个问题的选择在全县呈现均等化特征,23.1%的民众认为盖房买房是家庭最大开支,21.5%的民众认为日常开支最大,21%的认为家庭医疗费用开支最大,20.5%的认为家庭人情应酬开支最大。走访调查中群众反映,这些开支都比较大,如果单纯在家务农,根本无力负担。以大洲乡杨家村一村民为例,自己外出打工每月工资1500余元,每月能寄1000元左右回家,父母都已60多岁,只能从事简单的劳动,妻子在家带着2个上小学的孩子,前几年建房欠亲戚朋友3万多元债,每年人情应酬2000多,日常开销后,基本上没有多余的钱还债。

3、“农田水利设施是最亟待加强的基础设施”,这是49.7%的群众的想法。他们反映,上世纪60、70年代修建的水利设施大多已经老化,农民自己筹资、筹劳维修水利又有很大的困难,部分农田耕种需要抽水灌溉,生产成本高。另外,因规划纳入城镇总体规划,城关镇部分群众认为道路交通最需要加强;因钟虹公路破损较大,童市镇部分群众也有同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