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女儿9岁

2017-10-22 10:34

郑恭华是泉州德化人,郑铭洁是他的大女儿。十多年前,来自泉州德化的郑恭华与永春的李宝贵在同家服装厂打工,他们从相识到相爱到结婚生子,计划中写满了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渴望。去年9月之前,虽然我们一家人还只能在外租房子,但我们还是觉得日子可以越过越好,只要我们更努力工作。郑恭华说,此时女儿9岁,儿子也已3岁,在家照顾孩子的妻子打算重新工作。

我们做父母的为她治病是应该的。可是家庭收入只靠我的每月2000多元,维持四个人的日常生活都已不容易,如今还得给孩子看病。孩子就读的鹏翔小学为她发动捐款,好心人们捐了9万多来帮我们。郑恭华告诉记者。

找亲戚朋友借,借得人家都怕你了,现在真是没地方借了。半年来,为了孩子,几乎没有积蓄的郑家不得不厚着脸皮四处借,郑恭华说,现在,我不能去打工,家里连这点收入都没有了,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稿件来源:新华网)

我们一直都没有告诉她,总是想办法安慰小孩子,可是她心里什么都懂。郑恭华哽咽着说。在郑铭洁的本子上,记者看到她写着:爸爸当你看到这信,我已经非常的难受,这是第3个疗程,第3个大j(剂)量。谢谢你们花钱给我看病,长大我要报答这些人,也要谢谢你们给我这么好的生活,我永远爱你们。本子上还画着一个正微笑着的小女孩。

自去年9月发现病情,11月6日开始治疗至今的三个疗程里,小铭洁的医药费已花了24万多元。能不能最终治愈这是一家人最挂心的终极问题;而接下来两个疗程的医疗费该从哪里来,曾经对生活充满希望的郑恭华李宝贵夫妻俩只能相对无言。

爸爸妈妈,谢谢你们花钱给我看病,爸爸妈妈我会报答你们的。23日,刚在福州总院接受完第三个疗程治疗的10岁女孩郑铭洁,头发已完全掉光了。此时,她正在一旁静静地看书,旁边的一个小本子上,有她偷偷写下的这一小段话。而偶然看到这段话的父亲郑恭华和母亲李宝贵唯有相拥而泣。

可就在这时,他们发现女儿的耳朵后面长了一个肿块,随后其他肿块也陆续出现。10月到福州检查,医生说是白血病的前奏,得赶紧治疗,五个疗程,得几十万,治愈的可能性大概有80%。郑恭华说,这犹如晴天霹雳,让他们一下子跌入万丈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