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英和李长都是儋州人

2017-10-13 02:10

然而,27日、28日,梁英却未能打通广东警方负责此案的彭姓民警的电话。28日,记者试着拨打了广东警方的电话,但是未能接通。

28日下午,梁英在亲友的陪同下带着妻子,去了儋州市司法局,寻求法律援助。他希望能恢复妻子的名誉,要让广州警方公开道歉,要给我们造成的损失进行赔偿。(稿件来源:南海网)

从17日被羁押,到27日晚回到海口,李长整整被羁押了10天。

17日傍晚,梁英接到了妹妹的电话,李长被警察抓走了。梁英记得那天很冷,而这天,他的妻子李长在海口市第二看守所内度过了第一个晚上。

25日中午大约11点,广州警方将李长带上了警车。梁英看着他们离开,无可奈何。

两年前,李长在澄迈老城一家罗非鱼加工厂上班,一天她的身份证、银行卡全部被盗。窃贼拿着她的身份证,到银行改了银行卡的密码,取出了里面所有的钱。当时,银行的监控摄像头还拍到了那个窃贼的样子,也是个女的。不过梁英不知道这两者之间是否有联系。

睡在水泥地板上。李长说,我感觉头晕、头疼现在都不记得了他们逼我,问我好多,我都不懂还把我拷在椅子上。

警方称,李长涉嫌去年2月广州的一起盗窃案。当时的作案人员因为怀有身孕,不能关押,便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然而取保候审期满后,该嫌疑人并没有到公安机关报道。于是广州警方将该嫌疑人列为了网上追逃人员。而身份信息,正是李长。

我老婆2009年就绝育了,2012年怎么还会怀孕呢?梁英解释。不过广州警方只简单说了句我们会查清楚,便带上李长回广州了。

24日,梁英听说广州警方要把李长带回广州。为了不错过见妻子的机会,这一天从中午开始,梁英一直守在第二看守所门口。晚上,梁英也不敢离开,便在看守所外露宿。

梁英赶到海口,一个部门一个部门地跑,我要证明我老婆的清白。第二看守所的大厅内扫地的阿姨,都认得我了。

梁英和李长都是儋州人。梁英在儋州开着一个家电维修的小店,靠维修电视机等家电赚钱。妻子李长则在外打零工。

如今再回想起整个过程,梁英的姑丈羊壮翔说:真是荒唐,太荒唐了。怎么会如此离奇?

26日,广州警方在告知梁英要送他妻子回来的时候,明确承诺对此,我们做了的事情,我们会负责,也希望你们放心,心情能够平静些。

梁英认为,广州警方有好几个错误:一、他们如何让那个盗窃罪犯轻易地就取保候审了?二、没有调查清楚,就把我老婆列为网上追逃人员,现在科技这么发达,抓之前不能做好鉴别吗?三、我提供了证据,他们为什么不看?四、说好送我老婆回来,怎么又让她独自坐飞机回来,万一出事了呢?五、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接到书面的道歉,释放手续也没有。